推行医保智能审核和“一站式”结算

  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缓解看病就医难题。4月16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介绍《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

  两次会议,都提到加快二级以上医院普遍提供预约诊疗、检验检查结果查询等线上服务,允许医疗机构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等互联网医疗服务;推进远程医疗覆盖全国所有医联体和县级医院,推动东部优质医疗资源对接中西部需求;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与药品零售信息共享,推行医保智能审核和“一站式”结算。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标准体系,加快信息互通共享,强化医疗质量监管和信息安全防护。(陆宇)

  “2017年春节节后第一天,医院门诊一楼里排满长龙,而2018年春节同期,虽然门诊人数大幅上升,但门诊一楼人数大幅减少,大部分患者被分流到医院各处按序诊疗。”4月17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下称“武汉协和医院”)门诊办公室主任袁莉回忆,为改变诊疗模式,武汉协和医院在线上线下的互动和针对大数据的应用上,下了功夫。

  4月16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政策例行吹风会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解读《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时也明确,我国将从医疗、公共卫生、家庭医生签约、药品供应保障、医保结算、医学教育和科普、人工智能应用等方面推动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服务相融合。

  “国家力推的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核心目的之一,是要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和改善患者的就医感受,”武汉协和医院院长胡豫表示,信息化手段将加快渗透进入患者就诊、医保支付等多个环节,还可减少就医过程中出现的“挂号难”、“候诊难”、“跑断腿”等问题,通过预约诊疗、检查结果在线查询、医院无纸化办公等方式,可将医疗服务的负荷从线下部分转移到线上,提高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的效率。

  4月18日,得知父亲患上糖尿病后,刘敏第一时间安排父亲来武汉确诊,她抄起手机,打开武汉协和医院微信预约挂号,填写患者的初步病情和个人信息后,2分钟内挂号成功,医院推送的确认挂号信息中涵盖了明确的就诊序号、就诊日期、就诊位置、预约就诊时间等详细信息。

  “最初,我以为就诊当日到医院后还需重新现场拿号,但意外被告知,当时预约的就诊序号就是看病时的序号。”刘敏说,在就诊过程中,详细的就诊都与父亲的就诊卡绑定,而科室叫号和检查位置之间的指引,都得到院内显示屏和贴纸等清晰指引。

  更让刘敏觉得体验不同的是,在支付环节,窗口划价再缴费已被可用微信、支付宝、银行卡等支付的自动缴费机替代,“全程所耗费的时间,包括检查等待时间,没有超过2个小时”,刘敏说,此前到大医院看一次病至少需半天。

  刘敏的体验正是当前中国医院体系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的缩影。在移动支付等信息化手段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医疗服务却仍面临着与互联网时代发展不匹配的问题。但这些局面正在改变。

  “从2009年起,我们启动预约平台的设置”。袁莉介绍,从最初的电话预约到手机、网站、银行、微信及针对老人特设的社区预约等,地域范围也从湖北省逐步扩展至全球,为便于患者复诊,还建立医生与患者之间复诊的“直通平台”。

  进行线上挂号服务的平台之一的北京京医通统计数据显示,自上线年,通过该平台挂号总量达到1620万,是2016年的3.67倍。

  “越来越多的患者选择线上挂号就诊”。袁莉说,10年来,医院以提升患者感受为推动力,通过信息化的手段,建立了完善的精细化管理机制,如黑名单制度、爽约制度、实名制等,正式取消线上挂号线下再取号的模式后,真正打通线上线下就诊系统,让患者就诊更轻松、方便。

  早期信息化给医院带来的主要是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优化。从事国内医院院内供应链延伸服务的九州通见证过这一变化,“早在2009年,我们开始探索为医院提供供应链延伸服务,”九州通医疗信息科技公司总经理郑刚介绍,此前的医药公司一般将药品送至医院门口就不管了,医院自建院内一级库存放药品,各个科室用药则向药房提出用药需求后,由药房统一向一级库申请用药,但全程非自动化和智能化的情况下,在一线的医生很难知道药品的库存情况。也容易出现资金的压力、管理的难度和药品的损耗等问题。但通过供应链延伸服务后,所有药品入库后的分拣存储和库存均可实时查询,而医院也不用大批量库存药品。至今,与九州通合作的医院已达四十多家。

  协和医院计算机管理中心副主任周彬也介绍,当前,医院的互联网+健康医疗领域,已涵盖多介质身份识别、多途径分时段预约、多形式移动支付、全程手机就医、全流程就医指引、报告结果移动查询、医嘱嘱托服务、互联网门诊、远程门诊、社区医生工作站等。

  天风证券郑薇团队指出,《意见》强调了提高医疗服务效率的重要性,肯定了“互联网+”既能实现线上导流,线下分流又能提高基层医疗机构医疗水平的作用。分级诊疗政策在我国已经推行多年,而面临较大的问题就是基层医疗资源发展不足,包括医疗器械以及药品齐全度等问题,而更重要的是基层医生资源的匮乏。此次在政策顶层上肯定了远程医疗对加快平衡我国医疗资源倾斜问题的积极作用,有助于增加远程医疗社会接受度,有助于解决我国医疗资源不平衡问题,助推分级诊疗的加快推行。

  《意见》中还明确,我国将制订完善配套政策、加快实现医疗健康信息互通共享、建立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标准体系、提高医院管理和便民服务水平、提升医疗机构基础设施保障能力等五方面提出有关举措。

  “医院的互联网经历了‘连’、‘网’、‘互’阶段,如今已进入智能化阶段。”胡豫表示,武汉协和医院在这些方面的探索早期从信息化起步,其中,流程管理上,通过信息化手段,特别是在用药审批上,信息化的记录可以让用药的审批更准确,而住院病人通过一个“腕带”,门诊病人通过就诊卡,就可查询所有诊疗信息。

  《意见》中还明确,要加强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对强化医疗质量监管和保障数据安全作出明确规定。

  这里主要涉及的是医院的质量控制。武汉协和医院医务办公室主任孙晖表示,信息化介入后,对医生的考核不再仅仅是就诊病例数量和投诉两个指标,比如阑尾炎的治疗中,会考虑到治愈率、低风险死亡率、就诊平均费用等各类指标,可以给医院和医生及院内考核和决策提供依据。

  “科室就诊病种有无改变,药占比情况等所有详细信息更加清晰。”孙晖补充,如此可完善和修订科室管理,更加规范医生行为,累积的病例数据也更加可靠,在疾病防治中发挥大作用。

  孙晖举例,多年前在安徽省和河南省规模爆发一种蜱虫媒源性病,其他省份并不多见。但当年,武汉协和医院的病例大数据统计中,突然出现连续3个月有6例患者疑似上述病症,医院赶紧上报国家疾控中心,并同时院内组织专家寻找解决方案,随后采用一种抗生素即可治疗这一疾病,关于这一治疗方法还被写进国家针对这一疾病治疗的指南。

  东北证券闻学臣团队也指出,“互联网+医疗”旨在推动院内外医疗数据交互,实现区域内医疗机构数据共享,盘活和高效利用医疗数据资源。医疗机构信息化和区域卫生信息化建设在于实现医疗数据积累和共享,是“互联网+医疗”基础,“互联网+医疗”加速发展,推动医疗信息化和医疗大数据行业景气度提升。(编辑:陆宇,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

  

上一篇:太阳到达黄经345时   下一篇: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卫生健康高质量发展”为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热门搜索:

推行医保智能审核和“一站式”结算

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缓解看病就医难题。4月16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介绍《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