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当前中国监督权没有下放的情况下

  较快可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以民营银行设立为标志的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可能很快实现突破,存款保险制度预计今年底至明年上半年便可推出;此外大额存单、波幅放大等,也将是今明年极可能推出的政策;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明确提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央首次明确市场之手的作用超过了政府之手。

  如果把三中全会《决定》视为中国未来10年改革事业的“顶层设计”,那么作为市场化的重要载体,《决定》对金融业的改革着墨不到400字,却字字珠玑,精炼到了极致。在此意义上,《决定》也是对未来中国金融业改革的“顶层设计”。

  前途方向已明晰。民营银行、股票发行制度改革、汇率改革、利率改革……诸多事关改革全局的金融新政被摆上议事日程,其中一些可能很快得以落实,也有一些仍待条件成熟。但可以预见的是,用10年时间,中国金融业的业态将旧貌换新颜,一个成熟完善的、多层次并行发展的、差异化定位的、竞争充分的金融业格局将成为现实。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从此前的“基础”到“决定”,2字之差,背后蕴藏是无穷的改革动力。d88尊龙。“市场的这个基础性作用与国家宏观调控的关系在很多情况下还是容易被混淆,‘看得见的手’经常取代‘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造成市场的紊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表示,“必须明确,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

  “三中全会就是对中国未来10年的一次全方位‘顶层设计’。”中国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表示,“作为金融领域的‘顶层设计’,《决定》明确强调了金融改革的目标就是要实现更完全的市场化。”

  涉及金融领域的改革被放在了《决定》提出的60项改革任务目标的第12项,这也突显了金融改革在整个中国改革方面的重要作用。然而382字的全文,内容涵盖民营银行、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多层次资本市场、保险制度、普惠金融、金融创新、汇率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金融监管、存款保险制度、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等11个重大金融领域。

  宗良表示,“《决定》对于未来金融业发展的方向给予总体规划和设计,包括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要素价格市场化、金融监管和创新3大方面。其中对债券市场的重要性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包括强调对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也与大力发展债市形成有机衔接。”

  郭田勇:普惠金融要求向小微企业、三农提供更多服务鲁政委:民营银行的定位应该是专业性的、区域性的宗良:《决定》是未来10年金改的“顶层设计”

  南都:三中全会《决定》提及“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提出了一系列金融改革的目标,涉及多项改革难点。这是否将会是未来10年中国金改的“顶层设计”?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尽管此次所提及金融改革内容,隐含了未来金融改革的一系列目标。未来“一行三会”,包括金融机构都将围绕三中全会的目标,进一步落实和细化相关要求。不过,上述目标不会在一夜间推进,而将在风险可控的情况逐步突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此次三中全会决定中诸多金融改革的目标,特别是其到2020年“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愿景,暗示了本次改革是着眼于当前市场现状,更多借鉴成熟市场经济体制的经验和制度架构,形成的金融理念和制度框架,而不仅是过渡性、临时性的制度安排。不过,是否能在2020年之前顺利完成上述目标,关键在于能否真正落实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到的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问题,将监督权下放给每个市场主体,这是金改中最困难的。

  中国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决定》是未来10年中国全方位改革的“顶层设计”,其中涉及金融改革的部分,当然也就是未来10年中国金改的“顶层设计”。《决定》的一个重要核心是确立市场的决定性作用。

  

  南都:在一系列金改目标中,哪些是可能较快实施或实现的,而哪些还有待于时机成熟,面临哪些难点,如何化解和克服?

  郭田勇:从具体项目上看,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提速,存款保险制度预计将较快落地;利率市场化方面,存款利率也将初步放开,率先取消中长期存款利率限制,这或将在短期可以看到。相较而言,资本市场的发行制度改革,由于面临“僧多粥少”的问题,因此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难以一步到位。

  鲁政委:有一些目前正在积极推进,包括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有望在今年年内就推出;此外,资本项目开放也有望在上海自贸区破冰后逐步开放。相较而言,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改变过去审批制、核准制预想法很好,但是注册制的实现要求监管部门只负责信息披露要件的设立,将价格的决定权、审批权下放到市场,其前提必须是每个市场主体都能够有效地行使市场监督权,但是在当前中国监督权没有下放的情况下,推行注册制度难以在短期实现,即便实施也有可能适得其反。

  宗良:较快可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以民营银行设立为标志的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可能很快实现突破,存款保险制度预计今年底至明年上半年便可推出;此外大额存单、人民币汇率波幅放大等,也将是今明年极可能推出的政策;相对来说,利率市场化的总体进程不会推进得太快,政策性金融机构的改革也不会太快,而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金融监管和金融创新也都是长期工作。

  南都:与国务院7月5日发布的“金十条”表述有所不同,此次《决定》对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提法中去掉了“风险自担”的前提,增加了“中小型银行”的表述。中央对民营银行如何定位,预计首家民营银行放开的节奏又将如何?

  郭田勇:去掉了“风险自担”几个字,实际上意在强调对民营银行以及享有所有的银行一视同仁,银行不论国有还是民营,整体的准入标准、业务范围、经营体制等方面的要求应该是一样的。实际上,目前所有的银行都是风险自担的,因而没必要对民营银行进行特别强调。而增加了“中小型银行”表述则是强调了民营银行在定位上是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初生的民营银行要发展成为全国性银行并不现实,中小型银行的定位更加合适。从放开节奏上看,一下子全国性铺开的可能性不大,肯定是采取部门地区先行试点的方式。

  鲁政委:当前中国并不缺银行,而是缺少三农、小微等金融服务薄弱环节的金融机构,因而中国需要增加的不是大型金融机构,而是具有专业优势的银行机构。“中小型银行”表明民营银行的定位应该是专业性的、区域性的,不一定是全牌照的银行。

  宗良:对民营银行的口径有变化,不代表对民营银行的定位有变化。“金十条”强调自担风险的本意没错,但容易造成其他银行可以不自担风险的误解。未来监管对民营银行的操作与其他银行的差异不大,在监管政策上对所有银行一视同仁,让民营银行真正成为市场化的主体。个人认为,今年底到明年初,首家民营银行就会获批,但审批节奏上看符合条件的毕竟不是多数,所以不会大批出来。

  南都:决定首次提到了普惠金融。普惠金融将通过哪些路径和主体得以实现?对于现有的金融业态是否会造成改变?

  郭田勇:金融资源的获得其实是一种权利,普惠金融强调所有的人都有获得金融服务的权利,只有所有不同服务对象都得到金融服务,各类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机构和组织都有机地融入金融体系,才称得上是普惠金融体系。而从目前来看,三农、小微企业对金融资源的可得性较差,因此普惠金融首先要解决让这些主体获得金融资源的问题。要实现普惠金融,既要求银行对三农、小微企业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也可以通过设立更多元的金融服务主体,借助包括互联网金融在内的服务手段来达到。而这从另一个侧面也会冲击现有的以银行为主体的金融服务体系,加速他们的变革。

  鲁政委:当前在金融资源的分配中,小微企业、三农,难以和大企业一样获得金融资源,普惠金融就是解决小微企业、三农的金融资源获得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建立完善的征信系统,只有这样风险较小的小微企业、三农才有可能获得资金的支持。其次,除了商业运作外,还需要政府通过财政以及成立一些非营利性的金融机构,帮助小微企业、三农获得金融服务。

上一篇:IB代理方案:加入风险控制系统   下一篇: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国旗护卫队、水资源保护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热门搜索:

但是在当前中国监督权没有下放的情况下

较快可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以民营银行设立为标志的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可能很快实现突破,存款保险制度预计今年底至明年上半年便可推出;此外大额存单、波幅放大等,也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