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政协委员感叹婚恋网站不靠谱 建议实名认证

  陈菊丽是个热心肠,经常给身边的年轻人当“红娘”。牵线的次数多了,她发现,单身青年不好找对象,已经成了一个社会现象。

  共青团贵州省委针对贵阳市大专以上学历单身青年的一项调研显示,64.55%的被调查对象期待美好的婚姻家庭,33.42%的被调查对象对于目前的单身状态感到焦急,同时又有63.78%的青年在假期中除了吃饭睡觉外,每天有4个小时以上的独处时间,缺少交友平台,不常外出社交。

  “可见单身青年们既希望找到合适的另一半,但又苦于缺少靠谱的交友机会。”陈菊丽说。陈菊丽是贵州省青年商会副会长,也是贵州省政协委员。在她看来,“这个现象需要引起关注。”

  32岁的朱宏(化名)是一名单身男青年。还没有女朋友,家里人着急,不停地催他,“赶紧找对象啊。”每到家庭聚会,“什么时候能带回来一个女朋友”,都是固定话题之一。他的父母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像你这个岁数的时候,你都读幼儿园了。”

  2017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指出,人口结构的新特点新变化使得青年一代的工作和生活压力不断增大,在婚恋、社会保障等方面需要获得更多关心和帮助。据不完全统计,我国20-35岁青年人有1.37亿单身,而我国20-35岁青年人总人口数约3.2亿,也就是说我国20—35岁青年人中,有超过4成以上是单身。

  面对家人的催促,朱宏也无奈,他并不是单身主义者,“平时工作太忙,交际圈子又小,想找找不到啊。”他注册了几家婚恋网站,可他发现,婚恋网站大多不靠谱。“通过婚恋网站相亲,出现过各种问题,反正就是没成过。”他不太愿意透露具体的经历,只得出结论,“上面甚至有些骗子。”

  朱宏所说的骗子,是“婚托”。为了准备关于单身青年的提案,陈菊丽特意去“卧底”几家婚恋网站。她发现,“婚托”是婚恋网站普遍存在的现象。“‘婚托’不是真心想相亲的人,是很多婚介所的工作人员,他们注册会员,是为了掌握单身资源。”她说。

  陈菊丽介绍,婚恋网站的身份审查没有严格的机制。“注册婚恋网站很容易,有的需要等级身份证,有的不需要,直接手机或者邮箱注册就可以。关于你是不是单身,没有审查。”她说,这就导致婚恋网站的会员不可靠,“对方甚至可能是结过婚的人。”

  陈菊丽还在婚恋网站上遇到过一张口就借钱的人。“我去一些婚恋论坛里看,被婚恋网站坑的例子不少。有被骗吃骗喝的,见个面,对方就吃贵的,吃完再也不联系。还有被骗几千几万的。”她感叹,“这些婚恋网站很不靠谱,要想在上面找到真爱,几率很小。”

  在陈菊丽看来,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为单身青年提供公共婚恋服务。“单身人群增多、初婚初育年龄推迟,将使城市逐渐产生新增人口不断降低、老龄化压力不断增加、家庭结构不牢固等问题。应该引起重视。”

  陈菊丽在提案中建议,民政厅牵头,整合公安、工会、共青团、妇联等部门以及社会组织的阵地和平台资源,推动婚恋交友平台的实名认证和实名注册,建立便于青年参与、有较高诚信度的婚恋交友公益服务平台。

  朱宏通过单位参加过一些政府相关部门组织的单身青年联谊活动。在他看来,政府相关部门组织的活动更有公信力,“身份信息登记审核都比较严格。遗憾的是,这样的活动只是不定期的,相关部门如果能够成立固定的婚恋平台,应该很受欢迎。”他说。

  同时,陈菊丽建议,推广“公益+”青年婚恋交友模式。“比如,植树节的时候,组织联谊活动,两个人认养一棵小树。或者,共通自助一个贫困山区的孩子。这样更能够自然拉近单身青年之间的关系。”她说。

  对于这样的模式,单身男青年朱宏很认同,“相亲都是尬聊,要不就是做一些小游戏,其实挺没意思的。做公益这样的形式比较新颖,又很有意义。”

  此外,陈菊丽认为,未婚青年有很多人,容易受完美主义思潮影响,在追求完美伴侣的同时,其择偶标准也容易受到原生家庭、父母相处模式及其他价值观、社会思潮的影响。“许多青年找不到另一半,或者不愿意找,都跟心态和价值观有关。所以我们想,能不能开设婚恋课程,成立婚恋学院,积极引导单身青年。”她说。

  陈菊丽建议,可以从家庭、社区层面入手,组建政府部门、行业协会、高校专家等有关人士组成的专家团队,在社区开展公益讲座、青年沙龙等。

上一篇:润邦股份关于预计公司与江苏蓝潮海洋风电工程   下一篇:出海记|俄媒:天猫正在为在俄没有网店的服装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热门搜索:

贵州政协委员感叹婚恋网站不靠谱 建议实名认证

陈菊丽是个热心肠,经常给身边的年轻人当红娘。牵线的次数多了,她发现,单身青年不好找对象,已经成了一个社会现象。 共青团贵州省委针对贵阳市大专以上学历单身青年的一项调